It’s Nice That X 谷歌评选出了2018年最佳平面设计 (上篇)

来源:艺术与设计    时间:2019-01-23    站内收藏

Bryan Rivera富有失序感的平面设计作品

现居新泽西的平面设计师Rivera出生于纽约,曾与金·卡戴珊、波斯特·马龙、坎耶·韦斯特等人合作。他的作品中充满了坚韧的能量,以深色调和原色融合纹理元素和装饰性的字体,具有独特的美学风格。

Rivera对平面设计的兴趣源于街头的涂鸦作品,这份热爱也在他早期的作品中有所体现。除此之外,他也表示自己会使用上世纪60-90年代期间的海报作品、世界各地的唱片封面和摄影作品作为参考资料。他热衷于在作品中加入失序的元素,比如利用皱褶或不同的纹理,以此来表现“真实的”粗糙感。

Jonathan Isaacson与他风格杂糅的作品
平面设计师Jonathan Isaacson来自伦敦,在布莱顿学习插画期间,他受到了学习平面设计的友人们的启发,对这一领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创作出了不少平面与插画混合的习作。毕业后,他进入Vice的室内设计工作室,正式开始作为设计师的工作。

你可以从Isaacson的作品中明显看见他对平面设计、印刷和数字模型的兴趣。他积极尝试了出版物、唱片和网站设计,同时还在自学字体设计。“平面设计是一个想法和成果同等重要的领域,我在工作中不断学习这一领域的知识,这太棒了。”Isaacson说。

Feixen工作室的动态作品

位于瑞士的平面设计工作室Feixen以其色彩绚丽、循环流畅的数字动态海报作品而著名。他们曾为瑞士著名报纸《20 Minuten》设计视觉形象、为爱马仕打造圣诞香水宣传活动、并会在每一年制作自己的的年度动画作为纪念。 

工作室成员Felix Pfaffli表示,动态作品作为展示设计师个人兴趣的一种方式,是一种综合性很强的视觉形式,它不仅反映出设计师对设计的理解,还展示了设计师认为当下在平面设计中值得思考的事情,而这一切又都与技术紧密结合着。

Paw Poulsen与他的“名人字体”

来自哥本哈根的设计师Paw Poulsen设计出了两套分别以比尔·盖茨和艾尔顿·约翰来命名的字体,流行文化、排版和印刷设计的结合为他的设计作品带来了独特的审美风格。

Poulsen表示,“比尔·盖茨字体”的设计受到了黑客语(Leetspeak)的启发,带有了一些被数字或符号替代的字母;而“艾尔顿·约翰字体”则受到了阿拉伯传统的启发,是一套具有一定表演性、音乐性的优雅的字体,他说自己甚至会用哼歌时的感受来协助自己调整字体间距。


长岛Rikako在平面设计中的分析方法

日本设计师长岛Rikako毕业于武藏野美术大学,自创办设计工作室village®以来,她跳出平面设计工作的限制,开始更多尝试品牌、CI、VI、产品、包装、编辑设计等方向的工作,曾获JAGDA奖、东京ADC奖、纽约ADC奖和D&AD银奖等奖项。

在与坂本龙一合作的作品中,她尝试在平面设计中融入品牌和编辑设计的元素,这让我们看到了她对平面图形的分析眼光,也看到了她在设计中整体性、系统性的考虑。

PangPangPang设计工作室的交互海报设计

在这个数字媒体与现实生活密切融合的时代,创意产业也不得不重新思考物体呈现的方式,而实现这一点的就是更适合电子屏幕呈现的交互式海报设计。

国际字体排印双年展Typojanchi saisai 2018-19在首尔举办之际,来自韩国的PangPangPang设计工作室为双年展设计了一系列交互式海报。海报的主题为“排印与物体”,在海报中,消费和产品这两种视觉元素相互作用,形成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动态。除此之外,依据双年展的主题,交互海报由三组被重新定义的对象组成,分别是跳跃、旋转和开放。


Ben Arfur富有环境感的作品

来自威尔士的平面设计师Ben Arfur的作品集中在唱片封套和海报设计的领域,由于客户大多在类似的圈子里活动,因此时刻保持作品的创新对Arfur而言就显得格外重要。

Arfur的作品往往在自己个人风格的基础上横跨多个学科进行创作,或是利用插图因素,或是通过数字手段修改照片。他喜欢在创作时借鉴过去的经历、声音,甚至是模糊的梦境回忆,这让他能够在作品中融入一种环境感。


Marc Armand对法国足球队战服的平面呈现

平面设计师、字体设计师Marc Armand是巴黎设计工作室Tu Sais Qui的创始人和《Please!》杂志的创意总监,除此之外,他还曾多次与NIKE合作,完成了许多我们熟悉的作品。

在2018世界杯举办之际,Armand与一些知名创意人士合作,重新改造了法国足球队的球衣,并制作宣传海报。这套以红、白、蓝三色为主色的设计横跨了多个学科,在具有大胆的视觉效果的同时,也在力量与优雅之间取得了良好的平衡。

Knif Mono,一个字体构成一份报纸

2018年2月,字体设计师Axel Pelletanche-Thévenant联合好友Guillaume 和Benoît,为他们在两年前推出的等距字体Knif Mono制作了一份特别的报纸。

设计师Axel说,在Knif Mono之前,“并没有任何等距衬线字体是令人满意的。”他们于是将最传统的西文衬线体Garamond加以变形以适应等宽的网格,再对角度进行细致的调整,最终完成了极具风格的Knif Mono。而这份报纸也同样引人注目,团队邀请了众多设计师来在报纸中以Knif Mono字体设计版面。Bureau Borsche、Jean-Philippe Bretin、Atelier Brenda、Spassky Fischer……在参与设计的名单上,你能看到众多来自欧洲各地的杰出设计师。而这份报纸也无疑淋漓尽致地展现了Knif Mono前卫的风格。

平面设计历史:1890-1959》

平面设计历史:1890-1959(The History of Graphic Design: 1890-1959)》详细记录了19世纪末至二战后的60年间全球平面设计行业的历史,从海报设计开始,直到其发展为广告、企业形象设计和包装、编辑设计的轨迹。 

书本收录了超过2500件来自世界各地的平面设计界最具代表性的、最重要的作品,其中包括慕夏的巧克力广告、字体设计师约翰斯顿为伦敦地下铁设计的标识与字体、苏联艺术家利西茨基的建构主义绘画、平面设计师巴斯的电影海报等大家熟悉的作品,这些优秀的作品作为“我们欣赏世界历史的重要门户”,代表了影响我们当代平面设计乃至整个社会的创意基础。

Tsto工作室为Flow Festival设计的视觉形象

2011年,位于赫尔辛基的Tsto工作室为芬兰的潮流音乐节(Flow Festival)设计了新标识,这套设计大胆的标识在接下来的五年里成为了潮流音乐节的代名词。

2018年,Tsto重新着手负责音乐节的视觉形象,并进一步完善了这套标识。新的视觉形象采用了两种不同宽度的衬线字体,在边缘部分着重设计了细节,相对应地减少了其他部分的内容。除此之外,工作室以此为基础拓展出一整套字体包,其中不仅包括字母,还包括一组看似没有实际意义的符号。这套富有异域风情并且识别度极高的视觉形象很快就为提升音乐节的口碑作出了贡献。


神秘的互联网设计组织Monkey Type  
Monkey Type是一个基于互联网的独立字体设计组织,由一群来自美国和欧洲的匿名设计师组成,他们通过网络进行交流和发布作品,通常以猴子形象出现。

“我们都有能提供稳定收入来源的工作,这让Monkey Type没有任何商业压力,因此我们能够在这里追求个人化的、有趣的美学概念,而不用担心它们没有销路。”其中一位成员表示。凭借令人耳目一新的幽默感、神秘感和作品的专业水平,Monkey Type已经吸引了大量来自全球各地的关注者。


本文来源:艺术与设计

关键词: 谷歌 平面设计 
编辑:cdo
相关阅读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