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Nice That X 谷歌评选出了2018年最佳平面设计 (下篇)

来源:艺术与设计    时间:2019-01-23    站内收藏

Mikey Joyce不遵循传统的设计作品

Mikey Joyce是一名来自美国的年轻设计师、创意总监和艺术家。他的作品带有印象强烈的个人风格,擅长将字体排印、插画和摄影等多种元素结合在极具现代性的作品中。

生活在纽约的Joyce表示自己的作品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纽约市的繁华街景、随处可见的涂鸦、凌乱的招牌和电子舞曲的影响,这些元素在他作品的质地、色彩和风格中都有体现。“我还很年轻,在二十出头的年纪里专注于严肃的设计对我来说是在浪费时间,我希望能在专业的作品中加入更多大胆的元素。”


Jay Vaz将音乐与设计结合的作品

对于年仅20岁的伦敦设计师Jay Vaz来说,音乐和设计总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在孩童时期,他痴迷于父亲的CD收藏,并在13岁时就在哥哥的影响下开始了艺术创作的项目。

大学期间,Vaz开始专注于平面设计领域的工作,学习艺术、设计、音乐制作和演奏,并将这些元素融合在自己的作品中。他的作品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早年和家人共同创作经历的影响,这在他的拼贴作品、色彩和纹理的使用中尤其明显,“这让我想起了童年时光。”Vaz说。

Dumbar工作室为青年体育和文化基金会设计的视觉形象

来自荷兰鹿特丹的Dumbar工作室成立于1977年,曾为荷兰铁路系统、荷兰政府、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和荷兰泛航航空设计标识。不久前,Dumber为专注于为贫困青少年提供体育和文化活动的国家机构Jeugdsportfonds(青年体育基金会)和Jeugdcultuurfonds(青年文化基金会)重新打造了品牌视觉形象。

新的视觉形象传达出活力、强烈和积极的态度,以醒目的色彩组合和大胆的文本排版组成,每一张海报上都有一名儿童在进行不同的运动。同时,Dumbar也确保了设计的灵活性,为印刷字体的大小提供了发挥空间,使这套视觉语言能根据不同场景特征进行调整。

索尔·巴斯档案馆

电影/艺术博物馆(Film/Art Gallery)在上一年宣布了与美国著名平面设计师和美术制作师索尔·巴斯(Saul Bass)遗产的独家合作,在线上推出了索尔·巴斯档案馆(The Saul Bass Archive)。

这个在线档案将展示索尔·巴斯在其60年的职业生涯中创作的优秀作品和个人收藏,从早期的丝网印刷作品到《闪灵》《迷魂记》《金臂人》等富有开创性的著名海报作品。这份档案目前还在整理中,完善后还将收录部分稀有的非电影海报、限量版印刷材料、出版物和个人性质的设计作品。

Benedikt Luft为LAZY派对设计的视觉形象

来自德国的插画家和平面设计师Benedikt Luft在上一年里再次与法兰克福的户外池塘派对LAZY合作,打造了派对的视觉形象。

在2017年与LAZY的合作中,Benedikt选择以圆形为主要视觉元素打造活动海报,而在2018年,他重新思考作品的定位,试图以更直接的新概念呈现更为大胆、积极的作品。我们可以在这套中看到外形独特的插图,它们不同于一般的植物、动物和乐器,抽象的外形更像是这些派对元素的结合体。除此之外,Benedikt也特地为主海报选择了风格明显的配色,用来代表从夜晚到清晨期间不同活动的时间和地点。

Team Thursday工作室有趣的设计项目

由Loes van Esch和Simone Trum创立的Team Thursday平面设计工作室专注于视觉识别的设计和艺术指导,作品印象强烈、色彩鲜艳且极具排印特色,令人耳目一新。

相比与大品牌的合作,工作室成员更喜欢具有实验性的小项目,其中一项是每六周定期公布的海报系列,为了保持系列作品的一致性,她们设定了一些设计上的规范,比如每张海报不能超过三层,且设计用时不能超过两小时。除此之外,她们还来到首尔,对城市中的地砖、商店橱窗和服装图案等不同设计元素进行收集,创建了一个样本数据库。

佐藤丰模糊了视觉和文本界线的作品

来自东京的平面设计师佐藤丰毕业于桑泽设计研究所,作品主要集中在展览、音乐会和演出活动的海报设计,以及大量个人的实验项目。

他常在设计中将信息、趣味十足的风格和抽象的视觉效果结合起来,并且根据直觉的判断来完成创作。佐藤丰在创作中格外注重文本和视觉之间的交流和平衡,通过交错编织的词组、几何图形和涂鸦等元素的全新组合,重新考虑受众接收和处理信息的方式。

融合了摄影与设计的Alexa Viscius

来自芝加哥的Alexa Viscius是一位拥有多重身份的创意人,她是设计工作室Normal的艺术总监,也是摄影师、平面设计师和音乐家。摄影是她设计过程的核心,相片经常出现在作品中或作为灵感。Alexa创作的相片与她的设计总能很好地互相增色。

Alexa还有非常快的实际创作速度,她非常相信直觉与灵感: “设计要迅速,不要过度思考”。 她会盯着屏幕不断地进行调整。“在设计时,我的AI文件画板和图层会非常混乱,我会不断地调整位置和顺序,直到最佳效果呈现在我眼前。” Alexa 说,“然后我就会明白,哦!它完成了!”

DIA为Squarespace打造新VI

Squarespace是一家位于纽约的市值过亿的科技公司,主要提供在线建站技术支持。DIA工作室为Squarespace在进行品牌更新时就着重强调了“位于纽约”这一特点,参考了纽约的现代主义和时尚风格。  

“纽约一直存在于Squarespace的DNA中,”品牌首席创意官David Lee解释道。综合参考了纽约的交通系统中随处可见的的grotesk和neo-grotesk字体,DIA与Francois Rappo合作,为Squarespace定制了专属字体Clarkson。 

同时,为了呼应Squarespace在屏幕上呈现和交互的需要,DIA提供了一种简单的动作——在不同角度中旋转一个立方体。而这个动作无疑是拆解了“Squarespace”一词的解构,分为“方形”和“空间”。它在动态中体现了无限的灵活性,流畅的交互也带来不错的视觉体验。

Michael Clasen用设计召唤新的朋克时代

“21世纪的赛博朋克到底是什么?我的回答是:任何以不同的,另类的方式思考技术及其社会影响的人。“来自德国的平面设计师Michael Clasen这样说到。他的最新项目K1M3R4是一本实验性印刷物,探讨在不断发展的数字革命中人类的角色。Michael邀请到拥有不同学科背景的二十余人合作完成了K1M3R4,其中包括90年代赛博朋克杂志《Mondo 2000》主编RU Sirius和既是网络安全专家也是黑客的Keren Elazari等。

K1M3R4大胆、尖锐,Michael希望它呈现出真正的赛博朋克美学。 “我想模糊真实和虚拟的界限,这也是cyberpunk的意义所在。Michael在书中建立了一个模拟超链接的标签系统,通过这个系统,他试图打破印刷媒体的线性结构,“这也像是一种未来主义无政府主义运动。

Mother Design为LGBTQ组织Callen-Lorde带来新的视觉系统

Mother Design纽约办公室为LGBTQ医疗保健大发888真人中心Callen-Lorde创造了大胆而多彩的视觉形象。Callen-Lorde组织是一个致力于为城市的“无论是否具备支付能力的LGBTQ人群提供医疗服务的组织”。感于这种奉献与关怀的精神,Mother Design表示:“我们的目标是创造一种包含该组织数十年历史的形象,同时也旨在让它与众不同、脱颖而出,在视觉上展现它的高度活力。”

Mother Design使用了极具力量感的字体和颜色,创造出一种独特的反企业形象,使其与医疗保健领域的其他运营服务者区别开来。你可以看到无处不在的细长字体与无所保留的笑容,Mother Design的出色设计毫无疑问让人明白Callen-Lorde是如此地健康、自信、开朗、包容。

Ryan Ormsby的创作理念:热爱所有的不完美

来自旧金山的平面设计师Ryan Ormsby以怀旧复古风格海报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实际上,复古设计并不是一个少见的设计方式,能否从往昔无数的回忆中提取标志性元素、以及能否融入耐人寻味的趣味性是决定它出众与否的关键。

Ryan的海报设计显然成功地满足了这两点。“那些宣传着集会、排队或是乐队演出的传单海报总是给予我灵感。“Ryan解释道,“我喜欢从许多各种看似过时的事物中汲取点滴,然后重新组合成全新的结构。”刻意地呈现瑕疵是他创作的核心, “我喜欢那些旧海报上的颗粒、污渍和磨损出的纹理,某种程度上,是它们赋予了作品持久的生命力和多维的思考角度。”Ryan的设计也仿佛在敦促着观众去重新审视那些“过时”的审美。

Chris Moody谈科技浪潮中设计理念的新方向

Wolff Olins的首席设计官Chris Moody认为,如何在科技渗透生活的背景下落实以人为本的设计理念,是每个设计师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Chris指出,品牌的概念已经发生改变,它可以在一瞬间与大量受众接触,这赋予它前所未有的影响力。正因如此,品牌的行动必须更加成熟谨慎。而品牌识别作为一个机构组织的灵魂,它需要实时倾听用户的声音,呼应他们的行为,并对用户做出更亲切、更有温度的反应。

Chris提出了“智能品牌识别”的概念,表示品牌识别的活力不能仅局限在电子显示屏上,更要展现在语音、VR和AR等等载体中。有时它甚至需要隐藏在算法里。这样的品牌升级,Chris称之为“智能品牌识别”。


本文来源:艺术与设计

上一篇:返回列表
编辑:cdo
相关阅读
    正在加载...